一个驾驶证的一生


    大家好,我是茫茫驾驶证家族中的普通的一员,同我的主人一样。我出生于江西南昌交警大队,我的生日是9月15号。我依然记得,那是一个明媚的夏天,南昌的空气中都充满了热气,街道上充斥着空调们工作的呼哧呼哧的声音。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,我诞生了。我睁开眼,看到的是这么一个他:双眼闪着光,嘴唇张的大大的,胡子凌乱的长在下巴上,头发乱的像鸟窝一样,所幸毛发不多,鸟无法在上面筑巢。他的上身穿着浅蓝色的衬衫,可以看到衬衫的衣领下有一条发灰的线,还有一些褶皱,裤子是一条牛仔裤,裤子上有些地方都洗的发白了,还带着破洞。总之,他给我的第一个观感就是个屌丝,一个刚得到驾照,兴奋无比的不修边幅的青年。是的,你没猜错,这就是我的主人。

    现在正式的自我介绍下,我叫杨某某,家住蛤蟆石底,生于2012年9月15日南昌交警大队,准驾车型 C1,卒于2018年9月15日。你一定很佩服我,怎么能准确的预知自己的寿命的。其实这是我们驾驶证一族的天赋技能,在我们出生时,死亡时间就被烙印进命轮里,我们称之为命运。诞生后过的每一秒,都是在倒数。不过好在死亡之后,主人可以复活我们,只要支付一定的费用即可,复活之后,我们的大脑没有变,只是换了个皮囊。用人类的话说,我们实现了永生。

    我的主人是一个木讷,内向的IT民工。他领养我时,还在南昌大学的学府中。把我带回家(学校宿舍楼)后,就把我放在了抽屉里。接下来我目睹了他大作业不会做、吉他不会弹、书不会读、体育跑步不及格的无用生活。那时候,照他的话说,正是一个大三学生,每天要上不多的课。或许正是因为这样,所以他才想着领养我吧。

    在我接下来的生涯中,一直都是在小黑屋中度过,并非是因为我犯了大错,被关着,而是我的主人太穷,太没有驾车兴趣,从来不会想着租辆车带我去兜兜风。真是个不解风情的糙汉子,难怪到现在还是单生汪一个。

    终于,到了我人生中最刻骨铭心的一天。那是2016年12月3号。那是我第一次持证上路的日子。

    当时,我们坐标深圳,季节深秋,天气微凉。主人起了个大早,洗脸、刮胡子、梳头发、照镜子,做的那叫一个认真。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要出去相亲呢。他还给我也打扮了一番,我因为长年被关小黑屋而长的白斑也给我仔细的擦掉了。就这样,我们整装出发。到了约定的时间,约定的地点,我看到了租车公司的人和车。车是起亚,听说在人类世界中非常普通的一款车。交车之后,主人郑重地把我和行驶证放在一起。我们驾驶证和行驶证是两个世代交好的大家族,我们负责证明我们主人有开车的资质,而行驶证,则是证明车辆有上路的资质。这些知识,打从我出生的时候起,就流淌在我的血液里。而今天,我终于可以和行驶证家族的人一起参与开车这一伟大的事业中了。接下来,我要直播我们的一天。

    主人因为是第一次带着我开车,所以有点紧张。我看着他调座椅,系安全带,点火,踩离合,挂一档。打左转向灯,鸣笛,松手刹,松离合,踩油门,缓缓上路。俨然一个新手的样子,小心翼翼,谨小慎微,严格地按照当时科目三教练教的步骤执行。我们在小区周边兜了几圈之后,主人开始熟悉了,慢慢变得自信起来。他的嘴唇开始带着点弧度了,我知道,他是在微笑,然后嘴唇又咧开了,眼睛张大,我明白,他是在无声的大笑。场面似乎有点诡异,但四下无人,他才这么放肆的吧。我们开始行驶上路了。我们开过新安地铁站,开过南方医科大学附属医院,开过海雅缤纷城,开上了宝安大道,又驶上了107国道。主人开着车窗,外面的风吹拂着我的身体,仿佛在同我对话,好像在说,你终于来了,我们等你很久了。乘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。男儿就该有这样的豪气。

    慢慢的,我老了,主人也开始忙于工作,遗忘了我的存在。终于,来到了2018年9月。生命就是一个轮回,6年前的9月,我新生,带着初出茅庐的朝气,向世界宣告我的存在,而今,我老了,带着沉沉的暮气,准备和世界说再见。主人在月初时,才懵懵懂懂的记忆起我的存在,他抱起我,端详着上面的有效期:2012-9-15 至 2018-9-15。他喃喃地自语:“时间过的真快啊,6年就要过去了,可是我还是一事无成,车都没有一辆。。。生活啊!!!”。我理解他,我懂得他的不易。他一直觉得愧对于我,觉得自己没有尽到一个主人的义务,没有让我过上“宝马雕车香满路”的恣意人生。这也不能全怪他,他也尽力了,可谁让他就是一个普通人呢,一个曾经也很自信,但逐渐被现实打击的失意人。

    只见主人自语完了之后,打开了百度,搜索“深圳异地换证攻略”,透过屏幕,我看到好多好多的消息,主人从满屏的链接中一个一个的点开阅读,终于,一个消息进入了他的视线。“西丽24h车管所”。根据这个关键字,他查看了很多信息,明白了原来可以在自助机器上办理,体检和照片回执可以在车管所内搞定。就这样,主人在9月8号的早上,信心满满,信誓旦旦地出门踩点去了。我透过书包的缝隙看到西丽站-茶光站-龙井站一路飞驰而过。主人从龙井出来之后,一路走走停停,跟着百度地图的导航,终于来到了西丽车管所的门口。在24h自助服务的小房间外,主人咨询了个皮肤黝黑的保安,保安告诉主人,体检和数码照片回执可以在一楼的左边和右边办理,办理完之后,去24h自助服务的机器,选择异地换入即可,不过体检的上班时间是周一-周五 9点至5点半。于是主人愉快地去公司加班去了。

    第二天,周一,主人早早地起床,收拾书包,把我放入了包里的小隔层里,我还看到社保卡、钱包等就躺在我的边上。主人在9点前赶到车管所,进去一楼左边,发现门口贴了个告示:本体检点搬至 南山区人民医院高新社区健康服务中心 南山区科技园青梧路1号。 那字迹,龙飞凤舞的。主人询问了下保安,保安说周日搬走的嘞,保安还问主人,那个字是格吧,是青格路吧。主人说我也没看出来,不是很清楚呢。不过主人很机智的查了百度地图,打开高新社区健康服务中心,地图显示青梧路,才知道,原来那个是梧字啊。犹豫的主人看了下时间,9点,心想去社康一趟,今天把体检的事儿办了。于是坐上了公交,踏上了去社康的路上。因为是周一,所以路上非常堵,慢慢地,蜗牛爬似地到了科苑北。主人下车后,根据导航,找到了社康中心,询问工作人员,被告知:网线还没搞好,今天不能提供服务,明天来吧,或许你可以去医院看看,你去人民医院试试看,那边要预约,你先电话问下。主人又百度查了医院电话,打过去,没人接。于是决定自己去医院看看。到了医院之后,去窗口准备体检交费,又被告知:给你预约到周五吧,前面的都已经约满了。主人摇了摇头,无奈地回公司了,等到公司时,都已经是12点了。就这样,一上午过去了,假请了,事儿没办成。

    第二天,主人又7点半起,磨蹭了一会儿出门,等到了高新园的时候,都8点半了,还没到社康中心,而赶过去又要10多分钟,等体检完回公司,又要晚了,而且上午还预约了半个小时的按摩,这样的话,上午就干不了活了,这样不好,于是又啥都没干,回公司了。

    第三天,主人又是7点半起,这次没有磨蹭,早早的出门了,等到了社康,都8点半了,工作人员对他说,电脑还没好,你坐着等一下吧。于是见那些穿着护士服、医生服的工作人员,打开取号机,调试取号设备的播放声音,终于,一切ok。8点40了,工作人员喊了下主人,可以过来交费了。5-6分钟后,主人兴高采烈的出来,我在包里看到,在我的隔壁,住了位体检表格,上面写着主人的名字,视力等信息,原来主人就是要这个证明啊。

    第四天,主人依然7点半起,信心满满地出门了。直奔西丽车管所,发现24h车管所的房间门关着,还好主人机智,看到了旁边的按钮,进去之后,他傻眼了。看到机器上写着:本系统将于2018-9-12 20:00 至 2018-9-13 9:00时间段内维护升级,为给你造成的不便我们深表抱歉。主人喃喃自语地说:“好事多磨,好事多磨,事不过三,事不过三”。一脸郁闷的回公司了。在中午的休息时间的时候,他带着我又出发了,这次不再那么信心满满,一声不吭地出发。到了之后,看到机器可以使用,主人终于笑了。跟着步骤。一步一步的操作着。当看到“请将旧证投入回收箱“,主人犹疑了一会儿,恋恋不舍的把驾驶证和副业放了进去,留下了我的衣服-黑色的皮夹套,或许他是想留着做个纪念吧。主人做完这个操作后,又点了继续,然后就是选择制证,扫码支付费用之后,机器上出现了“请耐心等待360s,正在制证”的提示。我躺在机器内的回收箱中,安静地看着主人的脸,主人的脸变肥了,胡子拉碴的,头发依然是一头鸟窝,然而皮肤变粗糙了,皱纹多了,主人终于变成了中年油腻大叔了。时间就这么悄然流逝,身边是机器的嗡嗡的工作声音,我抬起了头,看到了天国,一群带着翅膀的小精灵们翩翩下落,一道光投到了我的头顶,耳边响起了唱诗班的音乐,我升上了天空。我看到了躺在回收箱里的“我”,那是我的躯体,我看到了机器内部,一个崭新的驾驶证正在被制造,只见上面写着:姓名:杨某, 性别:男,住址:蛤蟆石底,生于2018年9月15日广东省深圳市公安局交警支队。突然我听到了“滴”的一声,驾驶证、副业、皮套从机器里吐出来,我看到主人兴高采烈地把证件和副业放入皮套中,然后放入了包里原来我在的位置。

    我到了天国,才明白,我们都被骗了,主人以为的那个从机器里出来的驾驶证的“我”,只是换了个躯体而已,但事实呢?死亡了就是结束了。什么永生,都是假的。我在上面静静地看着,看着,愿主人能自信起来,提高自己的自制力,最终能不留遗憾地老去。

    这就是我的一生,我叫杨某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评论

发表评论